roku

“我不会表达爱这种东西啊”
“因为会感到很害羞的”

【笃】暖糖 上

nonno二岚衍生

双大学生设定 

OOC 甜甜双向暗恋 短打 有一点点sj

一时兴起产物字数不多((

-

二宫和也在寒冬的暖阳里窝成小团缩在恋人的怀里,阳光照射烘的他后背暖洋洋的,圆圆的手指头从毛绒衫里伸出来捧着冒着热气的牛奶。抿了两口牛奶后二宫直起腰,带着奶胡子的嘴唇微微撅着,奶猫一样一点点向低头看书的恋人额前靠近。


“真粘人啊,小和。”


相叶雅纪摘下眼镜,放下手里的书本,把住眼前人的后颈,舔掉那人故意为之的奶胡子后撬开牙关品尝更甜腻一分的美味。


悠长又带着甜腻的吻因二宫和也轻微缺氧而结束,相叶雅纪看着点火却先害羞退出的人喜欢的不得了,揉了揉那人柔软的发顶将小小只整个拥入怀里。


“ふふふ…”


“在笑什么?”


“在笑我们尴尬的首次对话。”


“如果我那时候直接亲上去就好了啊。”


“エロ!”


-

相叶雅纪打工的咖啡厅客源广泛,生意兴隆,毕竟相叶雅纪这个人放在那里就是大学城里咖啡店的一个招牌,很多女孩子为了近距离欣赏一下这位未来名模的脸,品尝一口相叶雅纪亲手研磨的咖啡而慕名来到这里。


相叶雅纪已经不止一次注意到总是坐在他正对面的这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白嫩少年了。


他每天拿着不同的书在午休或者晚课前,有时候咖啡厅还没开始正式营业,这个人就一言不发的坐在了他调制咖啡的正对面,看了眼菜单后随意的点一杯抹茶拿铁后继续沉默的看着书,书皮封面的角落处,写着二宫两字,相叶便得知了少年姓二宫。二宫偶尔会因书中的世界发出闷闷的笑声,偶尔也会被复杂的学术话语而困扰,猫唇上扬的角度和淡眉微微皱起的样子在相叶看起来十分养眼。


他笑起来真好看,是相叶对少年的第一印象。


这天二宫在早上天蒙蒙亮就来到了咖啡店,他没有带眼镜,却带了一顶姜黄色的毛线帽子,头发似乎是没打理的样子,发尾处有几簇不老实的头发从帽子里钻了出来,远看像个小辫子一样,相叶看着以这样形象出现的二宫,突然感觉平常看起来闷闷的人好像有格外可爱的一面。


今天的咖啡后面附加了一个热狗,相叶留意了一下二宫因早起而缺少血色的脸,暗地里在平日的抹茶拿铁里多加了一份糖,而今天那人没有坐在他面前,而是找了角落的软沙发蜷成一团闭上眼补觉。


相叶一边做着热狗一边心不在焉的瞟着蜷缩着的少年闭目养神的样子而将蛋黄酱和番茄酱糊成了一坨,端到二宫面前时候不难看出那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抬头盯着相叶带着笑意的眼睛说出俩人之间第一次的对话。


“気持ち悪よい。”


他眼睛是淡色瞳啊。


相叶脑电波传输的第一想法是这样的没出息却又真实。


“对不起啦。要不要给你重新做一份?”


“没关系。”


二宫举起热狗往嘴里塞,相叶眼看着那不大的猫唇努力将热狗咬掉的样子,乱成一坨的酱自然轻易的沾在了嘴角上,本人似乎没怎么注意到,可下一秒相叶的举动却都在两人意料之外。


相叶看着鼓起的猫唇和那努力咀嚼的样子入了迷,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指将少年嘴角的酱抹掉然后十分自然的将自己手指上的酱送进自己嘴里。


当然,嚼着热狗的人这次是完全知情的。


那时似乎连店里那复古时钟的钟摆都停止了摆动,嘴里东西还没咽干净的人呆呆的看着还含着手指的人。


大概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相叶雅纪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将嘴里的手指抽了出来,胡乱的在围裙上蹭了几下,深深的把腰弯了下去,将栗子一样的脑袋摆在二宫面前。


“十分对不起!!!我我我就是小时候老照顾我弟弟,就就就是出...出于本能,啊哈哈哈,对本能,本能而已。”


犹豫相叶低着头,自然没看到帽子下二宫红透的耳朵,也更感受不到他狂跳不止的心脏。


“没...没关系...”


二宫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把头扭到一边,继续自己的咀嚼动作。


相叶看对方似乎没有那么生气的样子,长出了一口气,转回身回到吧台前默默的研磨着咖啡豆,眼睛继续不老实的往啃热狗的人方向瞟。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熟了,方才嘴角那人手指的触感还停留在嘴角,背后时不时飘来的目光简直要把他整个人看穿,他扯了扯黄色毛线帽,企图屏蔽来自那个人的目光信号。


填饱肚子的二宫和也打了个小小的饱嗝,揉揉软乎乎的肚子起身正要买单刚好和吧台后的人对上了眼,相叶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清晨的阳光穿过窗户打在他脸上将他整个人的柔和气氛增添了不知多少度。


“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二宫在内心小声嘟囔着,拿着记账单低头不去看他,默默把账单放在那人面前准备掏钱包。


“啊啊,不用啦,今天冒昧了,算我请的吧!”


二宫抬起眼看了看笑得跟朵花一样的相叶雅纪,收回目光小声嘟囔了一句多谢款待,低下头快速踱出咖啡馆。


清晨的阳光毫无保留照射在二宫脸上让他有点睁不开眼,略低的气温并没有缓解他脸上的燥热。


-

“成功了吗!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


松本润看二宫和也一进门就闪着星星眼询问室友告白计划的进度,本以为一切大功告成的松本润却遭到自己舍友一记白眼,平常百受舍友爱戴的松本润拿受过这般委屈,立马就垮下一张脸和二宫和也一起进入低气压状态。


“相叶雅纪这个笨蛋!!!”


本想和室友进入冷战的松本润实打实的被二宫和也这一声拔高的叫唤吓了一激灵,睁大眼睛看着坐在床上整个人都红红的二宫和也,尤其眼眶,红红的水水的就差掉下眼泪了,这一下把松本润打回原形,立马凑到二宫面前蹲着细心询问。


“哥你怎么了?相叶雅纪欺负你啦?拒绝你啦?他是不是瞎我哥长得这么好看不接受…”


“他他他…跟我搞间接接吻!”


松本润不知所措了,他不知道该夸相叶雅纪这一记直球打得漂亮还是吐槽相叶雅纪上来就搞这么有高端的操作对薄脸皮易害羞的二宫和也的确有点超纲。


不知如何说是好的松本润只能默默看着二宫和也把自己裹成一个天妇罗,蒙着被子开始补缺他因晨起而丧失的睡眠。


-

听完相叶雅纪讲完事情的来龙去脉,樱井翔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但最后发现相叶雅纪跳脱的思维根本没有讲有关于故事中另外一个男主角的任何信息。


“所以,那个未成年是谁?”


“嗯…瘦瘦小小的,特别白!下巴有颗痣,眼睛是浅色瞳,偶尔带一副金丝眼镜,嘴唇软软的,总之…”


“二宫和也?”经过相叶雅纪一系列带有深深暗恋对象滤镜的描述,樱井翔只能联想到自己小男友的恶魔哥哥兼舍友。


“对!好像姓二宫!所以小翔我要不要把他约出来,就是…”


“约,我来帮你联系。”


-

相叶雅纪在吧台前坐了一天,也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他开始怀疑那人是不是把他已经拉黑了,毕竟樱井翔大胆的把见面地点定在这里,就已经十分不保留的亮出了相叶雅纪的身份。他面前很少除了那个人会坐其他人,原因也不知道从哪儿里传来的,什么相叶雅纪这种神仙只可远观不可近求的迷妹言论。可看着面前空荡荡的位置,相叶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失落。


年末的北半球天黑得总是很快,没过六点天就擦边黑了,天气也因低温飘起了毛毛雪。咖啡厅的人看着逐渐变恶劣的天气也陆续开始离开,相叶雅纪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打烊。


“不好意思!能帮下忙吗!”


相叶雅纪转过头,看着一个浓眉大眼的人,扶着一个比他矮半头的人,两人踉踉跄跄的走进咖啡厅,走近能看出浓颜男人脸上已经不满了汗珠,也看清了另一个人的身份。


二宫和也。


TBC


写不出蒸煮万分之一的甜蜜quq我爱他们quq

P1“想摘下🌟给你,摘下🌕给你”
P2“你想要我都给你”(不是

是一个少年克利切
(其实因为忘了画胡子

爱死我的小天使了!@免狸 人美还帮我带了立牌还塞了小礼物!爱您!

比个大大的❤️给霜!!!@風の向こうへ 我爱她!!!她是天使呜呜呜!给平民窟女孩送了厚厚的本子还给我加印了明信片呜呜呜爱您!!!给您个羞羞神乐来表达我的爱!

【相二竹马】謎謎

这就是个bs梗
真心甜不过蒸煮了!写什么同人!
ooc算我的 雷算我的
短小一发完

BGM RADWIMPS 謎謎

“辛苦大家了。”

二宫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和staff一一道着感谢,刚要出门时突然一个看起来更成年的女实习生跑了过来。

“请把这个交给相叶桑!拜托了!”

看着手上的自制巧克力,笨拙但看起来很努力的形状一看就废了不少少女心思。二宫勾起一个在小女生看起来十分宠溺的微笑,让那个本来就脸红心跳的实习生更是语无伦次的呆愣在原地。

“我会的。”

“谢谢你!二宫さん!”

你看吧,这个人就想他说的那样吸引人呢。连自己广播的实习生都有无处不在的相叶担。因为那是相叶雅纪啊,那样的温柔,不论什么时候都会顺着你走,告诉你“我在哦”。这样的相叶,让二宫打心底的敬佩,但又是说不出的苦涩,当听到自家竹马睡眠只保证在三四个小时的时候,二宫使劲眨了眨眼,防止那不争气的眼泪往下掉。

“和尚来找地缚灵了哦~”

正走神的二宫感觉后背一轻,自己单肩背着的背包就被转移到了另一个人肩上,本能的去抓自己的包,结果那人得手掌就贴在了自己掌心,还不忘挑逗的用指尖搔了搔自己的掌心,在他想收回手时候那人的手指又紧紧包裹住他那不大的肉爪。

有时候相叶的恶作剧,作为曾经恶作剧小能手的他,也自愧不如。

“你怎么来了?拍摄结束了?结束早为什么不回家早…!”

今天的二宫话格外的多,结果就换来了这样的后果。二宫亲吻时候喜欢看着对方,相叶放大的黑色瞳孔里,不仅是一天下来的疲惫和常年所带的温柔,让二宫意外是相叶眼底那愠怒。

相叶没有加深这个吻,但持续时间很长,二宫没用推开他,只是用那双一直波澜不惊的蜜色眸和他的双目相对。

“你今天话真多。”

“我一直很话唠的。”

“恩是啊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内提了二十次相叶雅纪。将近一分钟一次啊。”

二宫不喜欢相叶这点,很不喜欢,总爱若无其事的提起自己不想听的话题,或者是撩拨自己,弄得他面红耳赤后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

“小和好红啊。”

“要你管!”

二宫有些气的跳脚。但看着对方那略带生气还装无辜的诡异表情,他第一时间就让我是的看着自己懂了相叶雅纪到底在气些什么。

这个人不管第一次看青之炎都会哭的稀里哗啦的人,这个笨蛋一定又是因为他广播中的某些玩笑而置气了吧。

“送我回家吧。”

二宫从新拉上相叶的手,抬头用向上的母线看着他,琥珀色的眸子在夜灯下一闪一闪的,眼白处积攒着表明劳累的红血丝,看得相叶太阳穴突突的跳。

“好。”

两人并肩走向车库,二宫突然想起什么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巧克力,塞到相叶手里。

“你的粉丝。”

相叶看了看手里的形状歪七扭八的手作巧克力,掏出了一块儿放在嘴里,好像糖霜有点多,甜的过头了。

“好吃么?”

相叶看了看二宫,挑出糖霜最多的那块儿含在嘴里,宽大的手掌把过二宫的脖颈,再次缩小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等二宫的反抗,再度吻上对方因惊讶半张的嘴。

块儿状物已经在相叶的口中化为甜蜜的液体,顺着相叶的舌尖渡到二宫嘴里,本不爱吃甜食的他被逼吞下了不少糖分,很甜,很温暖。

松开口后相叶舔去了二宫嘴角残留的痕迹。

“好像更甜了呢。”

“……”

被两次袭击的二宫说不出的羞,红着脸扭过头,别扭的抓过对方的手腕。

“快…快点……我还有游戏没通关。”

上了相叶经纪人开来的车之后,二宫倒头就睡了过去,脑袋乖巧的待在相叶的肩头,那毫无防备的睡颜引得相叶扭过头在二宫细碎的刘海上落下了一吻。

“说什么努力温柔,明明他自己也是格外温柔的人嘛”

相叶在心里念叨着。

他很早就到了,staff跑过来请想他作嘉宾,他摇了摇头,并对staff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抱着包坐在一旁看着自己正在工作中的竹马。

“相叶君是很努力的人啊。”

“相叶君越变越好了呢。”

“相叶君真的很温柔啊,你看我就做不到。”

“如果我死掉的话希望相叶君来做法事呢。”

鼻子酸酸的,相叶捏了鼻子,却不知道从何时而来的眼泪,把整张脸弄得湿润了很多。

二宫和也那不坦率的温柔,让相叶雅纪心疼却又享受。嘴里总喜欢夸着团员多努力,自己怎样的不行啊。但私下的努力让相叶心疼。当看到那个童颜竹马拿着奖杯,眼睛闪着光仿佛回到了十七岁的少年,眯眼露出那发自内心的笑容。相叶在电视机前,抹了把泪水。

所以当在录制现场时,二宫就那样倒在自己肩头,还任性的蹭了几下,相叶没有制止他,揽过他瘦小的肩让他躺的更舒服些,当摄影机扫过来时,二宫一个激灵抬了起脑袋,略带鼻音的声音道了一声“对不起。”

若你自己无法容忍的任性,就让我来容忍好了。

一路上二宫睡的很熟,发出了细小的轻鼾声,汽车挺稳后相叶没忍心叫醒他,向经纪人点头示意他先走,就把那个向幼犬一样熟睡的人抱在了怀里。

“又轻了。”

隔着不多的衣料,相叶感觉到二宫的骨头透过不厚的皮肉硌着他的手。

“放我下来。”

“我不。”

“会被人看见!”

二宫忘了,相叶雅纪这个人,很少听自己的话。

相叶轻车熟路的摸出自己裤兜里二宫家的钥匙,抱着对方就冲床跑了过去,并在二宫还未来得及反应之时欺身压了上去。

“喂!今天可不行!”

相叶没有回答,修长的手指挑起了几根二宫前额柔软的刘海,低头吻了下去后又一路向下的吻过眼角,嘴角,脖颈,二宫被相叶的轻吻弄得有些发痒,哼哼唧唧的发出小猪笑。

“以后再拿自己开玩笑我可就不客气了。”

所以,相叶雅纪终于说出了他那憋了一晚上的话。

“喔。”

少见的,二宫没有反驳,因为他怕身上这个人哭,就像怕踏上那晃晃悠悠的甲板一样。屋里没开灯,二宫看不清相叶的神情,但他看到那人眼里打着转的泪花。

二宫伸出自己那不是很好看的手指,在相叶的眼睛下抹了一下。

“相叶……”

“其实小和也很温柔很努力也变得越来越好。”

二宫停住了,相叶雅纪沙哑的嗓音回荡在自己耳边,一下下敲击着自己的心脏。恍如回到初次的对话,厌世不爱与他人的交流的他,把自己封闭在练习室角落冰冷的他,被那个身上充斥着活力和温度的相叶所拯救。

“一起回家吧。”

那个认生的少年红着脸对他说。

月光照射了进来,打在两人紧紧相握的手上。他们都是温柔的人,也同时把自己力所能及的温柔给予对方,让二宫和也的世界充斥着以相叶雅纪命名的温柔,让相叶雅纪的世界布满了以二宫和也命名的柔情。

END